甲子光年 · 8月5日 · 吉林

小马智行自动驾驶卡车进展:与三一重卡成立合资公司,今年开启小规模量产 | 甲子光年

合资公司是自动驾驶商业落地的良药吗?

作者 | 赵健

7月28日,自动驾驶独角兽公司“小马智行”进行了一场战略分享会,分享了其自动驾驶卡车业务的最新进展。

自动驾驶有众多落地场景,小马智行选择了其中的两个高地:一是载人出行的Robotaxi,二是干线物流货运的Robotruck。

成立于2016年的小马智行在前两年主要聚焦在乘用车领域,2018年开始布局卡车业务,并在2021年初正式对外宣布成立单独的自动驾驶卡车事业部——小马智卡,由小马智行副总裁李衡宇担任业务负责人。

同时布局两个领域会出现互相牵制、资源不足吗?在2021年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就有自动驾驶公司创始人表示,“同时做卡车和乘用车的自动驾驶企业不靠谱。”

这次,李衡宇再次明确回应,两个业务的研发会形成“巨大合力”,80%的底层技术共享。

在商业化落地方面,小马智卡宣布与三一重卡成立合资公司,年内开启自动驾驶卡车小规模量产,预计2024年大规模量产。

1.小马智卡落地三步走

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落地,一直是被外界关心的话题。

李衡宇认为,自动驾驶卡车的商业化落地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技术研发。

2018年开始小马智行组建卡车研发团队,改装自动驾驶卡车,通过实际路测收集数据。

在此阶段,小马智行获得了北京和广州的自动驾驶卡车路测牌照。此前,小马智行曾公布过一个400公里的自动驾驶卡车一镜到底路测视频,全程无接管。

第二个阶段为将技术产品化。

2020年底,小马智行在原有卡车业务的基础上成立了卡车事业部,致力于商业闭环。在此阶段,小马智行获得道路货物运输许可证,并同多家物流公司进行合作,在实际业务场景中获取数据、了解真实行业需求。

2021年底,小马智行与招商局集团旗下中国外运达成协议,成立合资公司——青骓物流。天眼查显示,青骓物流由“北京小马慧行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中国外运持股49%,前者的法定代表人为李衡宇。

青骓物流在今年4月1日正式开始运营,有超过100台卡车在全国范围内运行。

7月28日,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达成协议,成立合资公司,量产用于长途货运的自动驾驶卡车产品。

第三阶段进入商业化落地阶段,一方面自动驾驶卡车的应用规模会不断扩大,另一方面产品的应用领域会扩展,比如从长途货运扩展到短途、城市配送等领域。

目前,小马智行处于第二个阶段,这一阶段在产品打磨的同时,核心在于建立完整的商业闭环。

对此,小马智行提出了“黄金三角模式”。

2.探索Robotruck的“黄金三角”

传统的卡车商业模式为,传统卡车制造商设计生产卡车,销售给物流服务商获取利润,物流服务商再进行物流业务获取运营收入。

在此基础上,小马智行分别通过与卡车制造商与物流服务商成立合资公司,由传统的两方合作变成三方的两两合作模式。

首先,自动驾驶公司与卡车制造商合作,来设计和生产具备“虚拟司机”的自动驾驶卡车,然后销售给物流服务商,同时物流服务商与自动驾驶公司合作,打造智慧物流平台,来运营和管理自动驾驶卡车车队,包括车辆管理、运力调度、安全管控、数据分析等。

小马智行智慧物流总经理贺星表示,对于卡车制造商来说,软硬件系统需要更加深度的集成。过去的自动驾驶卡车仅仅停留在车辆平台开放接口、软件系统后装上车的地步,不会帮助小马智行理解未来卡车的形态和业务场景。

与过去的后装模式不同的是,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成立合资公司,则是打造车规级的前装量产产品。目前,基于三一重卡的新能源整车开发平台打造的样车已经开始路测验证,今年将小批量量产,2024年大批量量产。

在物流服务商涉及的运营业务中,小马智卡正在研发一整套数字化及智能化的服务平台,来支持智能化的物流服务。

去年,小马智行与中国外运展开了单程约1500公里的干线运输合作测试验证项目,来检验技术稳定性、运营效率乃至商业模式,并在今年成立合资公司青骓物流。合资公司模式不仅可以提供更多的道路数据,还可以帮助小马智行了解真实场景需求。

实际上,在自动驾驶领域,这种“黄金三角”的模式并非小马智行首创。

在2019年8月,文远知行以“AI技术公司、车企/Tier 1、出行服务平台”三方合作的模式来推动自动驾驶乘用车的商业落地,文远知行称之为铁三角模式,与小马智行的“黄金三角”类似,只不过前者为Robotaxi,后者为Robotruck。

无论是铁三角还是黄金三角,都是在商业落地过程中,进行成本分摊、利益共享的一种探索模式。凯辉基金合伙人李茂祥曾对此模式评价:“如果自动驾驶这件事完全是一家扛在自己肩上去做,成本可能放大3~4倍,甚至远不止于此。”

值得一提的是,“黄金三角”模式能够运转的前提是,“自动驾驶卡车+虚拟司机”的整体成本要低于当下的“卡车+司机”成本,物流服务商才有采购自动驾驶卡车的可能性,Robotaxi同理。

在此之前,其多出来的购车成本由哪一方来承担,目前暂无定论,会是一个“case by case”的过程。

3.风口上的自动驾驶卡车

去年,小马智行的卡车业务曾经历一次巨大调整,不少核心人员离职,部分离职员工自立门户,成立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其中有代表性的公司有两家:千挂科技,创始人之一为前小马智行卡车团队创始人孙浩文;擎天智卡,创始人分别为小马智卡CTO潘震皓与小马智卡美国团队规划控制负责人孙又晗。

这两家公司成立在一个自动驾驶卡车急剧升温的时期。

去年4月,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图森未来在美股IPO上市,成为全球L4级自动驾驶第一股,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

随后,由前谷歌无人车团队CTO创办的Aurora又于11月初登陆纳斯达克,市值曾达到130亿美元。

图森未来、Aurora的成功上市让自动驾驶卡车早于乘用车,成为更受聚光灯瞩目的赛道。很快,国内的自动驾驶卡车迎来了风口,仅仅是在今年,就有至少6起融资事件。

自动驾驶卡车具体又可以分为市场规模最大的干线物流,以及市场规模稍小的港口、矿山等多个细分场景。

其中,港口领域的主线科技、斯年智驾,矿山领域的慧拓科技、踏歌智行等企业,已经凭借先发优势占据了领先地位。

在干线物流领域,大部分企业还处在研发阶段或者产品化阶段,离商业化落地还有一定的距离。

在自动驾驶卡车领域的下半场,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干线物流,一场竞速赛正在上演。

3 阅读 221
推荐阅读
关注数
4481
内容数
98
精品科技产业服务机构,致力于推动科技落地 修改信息
目录
极术微信服务号
关注极术微信号
实时接收点赞提醒和评论通知
安谋科技学堂公众号
关注安谋科技学堂
实时获取安谋科技及 Arm 教学资源
安谋科技招聘公众号
关注安谋科技招聘
实时获取安谋科技中国职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