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云报到 · 4月1日 · 北京市

“淘金”东南亚和“一带一路”,中国数字技术加速出海

科技云报道原创。

中国企业的“出海潮”由来已久,但占据主流的大多是消费端应用,比如电商、游戏、互联网等。

然而,风向正在转变。

最新的趋势是,更多面向企业端应用的技术和服务开始出海,中国企业出海也从输出中国模式升级到输出中国技术和中国体验。

例如,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公司将云计算、大数据等业务拓展至东南亚、印度、拉美等新兴市场,助力当地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百度、字节跳动等公司在人工智能、在线教育等领域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展开深度合作,推动了相关产业发展......

这些故事的背后,是中国企业出海,正在经历从前台走向后台,从业务走向技术和服务,从ToC走向ToB的关键节点。

但风高浪急,中国企业出海,从来不会一帆风顺。如何应对海外政策稳定性、合规性,如何做好技术和服务的本地化,以及最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当地客户要选择中国企业来合作,都是出海企业的必答题。
1a34656d32184cbe9f0bc49af6256ad1_1526882724 (1).png

中国数字技术扬帆出海

在数字经济奔涌而来的全球巨浪中,海外市场是中国科技企业一块举足轻重的拼图,“出海”已成为其新的增长曲线。

以蚂蚁数科为例,自2017年开始就将蚂蚁集团的最佳实践与科技能力以技术产品的形式输出至海外,服务于海外客户的数字化转型,其中代表性产品即包括安全科技ZOLOZ、移动开发平台mPaaS、Web3技术服务平台ZAN等。

疫情期间,东南亚多国政府选择在线发放补助金,然而缺乏线上核身及安全风控的能力。

通过借助蚂蚁数科安全科技技术ZOLOZ的e-KYC解决方案,孟加拉国500万个家庭实现了远程开户,政府得以通过当地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BKash,向这些家庭发放援助金。

日前,蚂蚁数科度将出海版图拓展至中亚,与哈萨克斯坦Bank Center Credit(“BCC”) 银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作为哈萨克斯坦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银行之一,BCC银行将借助蚂蚁mPaaS首次创建Super App,面向全球及本土客户提供跨境贸易相关的数字服务。除了双边贸易,中哈两国游客也可以通过Super App实现线上消费购物等。

如此积极的技术出海战略,给蚂蚁数科业务带来了切实的增长点。据透露,2023年蚂蚁数科通过科技产品带来的海外营收规模增长了300%,截止目前,蚂蚁数科在全球联合300多个合作伙伴,服务超过1万家客户。

对于出海同样积极的,还有中国云厂商。一方面是因为国内云计算增速放缓,急需开发新市场。

为了更好地参与竞争,中国云厂商更舍得下血本。比如在东南亚地区,中国云厂商的数据中心可用区数量要比亚马逊、微软等海外云厂商更多。

随着近些年在海外市场的大力投入,中国云厂商已经从最初的海外业务拓荒期,迈入推行本土战略的深水区。

这一阶段,云厂商不再是简单地上线一两个产品和服务,而是要在当地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建立本土合作伙伴生态、团队本地化等,对每个国家采取本地化经营策略。

这样的付出也有了回报。比如在和AWS的竞争中,腾讯云就凭借自己在音视频领域的优势获得客户的青睐。

新加坡视频软件Belive在2020前后年将中国大陆、南美客户视频直播场景从AWS迁移到腾讯云,理由是腾讯云价格更低,对南美等区域的支持度更高。

华为云则凭借众多合作方的积累得以突围。目前华为云在全球已经发展超过42000家合作伙伴,超过500万开发者,华为云在海外伙伴收入增长同比超过100%。

不难发现,中国科技企业过去十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拥有最佳实践验证、极高标准化的数字技术,成为中国企业技术出海、并提供真正差异化价值的基础。

而贴近本地用户的需求、更有竞争力的价格,也使得中国科技企业有了与国际IT服务商抗衡的资本。

东南亚和“一带一路”成为出海首选

从中国走出去,破局并不容易。不同市场土壤不同,需求也大不一样。非洲重在加速基建,亚太则面临数字化转型难题,而欧美等地云化程度高,需要的是更强的算力和技术。

目前来看,对于中国科技企业而言,欧美市场较难进入,但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由于数字化转型处于初期,成为了国内厂商出海的首选之地。

一方面,由于东南亚的文化、语言、地理位置、时差等原因,对于国内企业出海来说更加方便;另一方面,东南亚国家政策在逐步开放,对国内企业出海也是利好。

华信研究院的报告指出,东南亚是全球互联网用户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数字经济潜力巨大,但与此同时,很多国家仍处于数字化起步阶段,基础设施不完善,而数字人才供给不足,数字技术研发单薄也制约着这些地区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

而中国在数字经济发展率先起步,正好为新兴市场提供发展的范本,向海外输出来自中国的技术实践方案。

对此,蚂蚁数科国际业务总经理黎国威在采访中也表示,东南亚的人口比较年轻化,对于数字化转型和线上移动交易服务接受度很高。

近几年这些国家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渗透率在逐步提高,这个趋势和国内十年前、五年前有一定相似点,因此国内成熟的、受过验证的行业解决方案能够很好地带到东南亚。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云厂商同时把目光投向东南亚,定为出海第一站。蚂蚁数科也多次表态持续发力海外市场,第一步重点聚焦东南亚迅速增长的数字化需求。

随着近年来中国“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国数字技术服务商再次找到了广阔的海外市场。

例如,华为、中兴等公司在海外市场拓展过程中,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多个国家的通信网络建设,推动了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设;京东集团与印尼政府合作,建立了全球最大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之一“京东印尼站”,共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蚂蚁数科与中亚最大且最成熟的经济体哈萨克斯坦的BBC银行合作,积极推进金融数字化创新......

通过“一带一路”,中国科技企业在扩大互联网基础设施、促进电子商务,与他国家共同制定互联网标准等领域取得了诸多成果,为沿线国家提供了品类繁多的数字化技术应用,如智慧城市、智慧物流、智慧农业等项目,促进各国经济的发展。

据美国布鲁斯基金会研究发现,“一带一路”是中国扩大其数字技术出口的主要途径之一,也是其体现“技术外溢性”的直观表现。

由此可见,中国科技企业已经从东南亚走向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通过寻找更广阔的市场和更多的机遇来释放其潜力。

直面技术出海挑战

无论海外新增市场多么诱人,出海风险仍然不可低估。即便是如阿里巴巴、腾讯、华为这样的科技巨头出海,也普遍面临着本土化难题。

能否实现真正的本土化,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本地合规、本地团队和本地决策。

由于国内外基础认知的巨大差异,必须深入本地用户,才能真正了解企业需求,而这往往是最难的一环,需要中国科技厂商和企业客户共同克服。

其中,本地合规问题,是立足的根本问题。

华为亚太区监管副总裁徐志东曾讲过本地合规的复杂性:“合规不单要符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还应注意国际组织公约、国际组织规范性、欧盟法律、美国法律、客户及供应商管理规定。即使是在亚太做生意,同样要遵守欧盟法律和美国法律。”

同时合规风险主要分为治理类、业务类、运营类三类,而哪一个环节无法搞定都会影响业务的推进。

蚂蚁数科移动科技业务负责人祁晓龙也表示,从全球看,数据安全合规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前提下,再去思考如何用技术去解决问题。

比如蚂蚁数科很早就布局了隐私计算所有细分方向的技术,同时也布局了云原生、区块链、AI等技术,为的就是在数据安全的前提下,确保各类分布式数据的挖掘能力、决策能力、资源最优使用等。

此外,祁晓龙认为,各国基础设施的差异性也是本土化国产中必须面临的挑战。如何通过云原生、多云纳管等技术来屏蔽IaaS基础设施的不同,需要更加标准、灵活、安全的技术产品来适配。

除了受到国外机构的政策法规监管外,安永华中区审计服务副主管合伙人、硬科技行业主管合伙人汤哲辉表示,多因素影响导致的国外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差异化程度,也是企业出海面临的主要风险,包括:政治因素带来的风险;劳资关系、民族宗教、文化差异等社会因素带来的风险;通货膨胀、汇率风险、税务风险等经济因素带来的风险等。

结语

在国内市场增速见顶的当下,to B技术和服务出海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各家都在摩拳擦掌,为真正的大航海时代到来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中国技术服务商能否走出亚太,真正参与全球角逐,与国际顶尖技术服务商坐在同一牌桌上,还有很多功课需要补齐。

【关于科技云报道】

专注于原创的企业级内容行家——科技云报道。成立于2015年,是前沿企业级IT领域Top10媒体。获工信部权威认可,可信云、全球云计算大会官方指定传播媒体之一。深入原创报道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领域。

推荐阅读
关注数
9
内容数
103
目录
极术微信服务号
关注极术微信号
实时接收点赞提醒和评论通知
安谋科技学堂公众号
关注安谋科技学堂
实时获取安谋科技及 Arm 教学资源
安谋科技招聘公众号
关注安谋科技招聘
实时获取安谋科技中国职位信息